http://www.7dev.net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内新闻 > 塞罕坝人的绿色情结始终如一:这片林子就是我们的命根子

塞罕坝人的绿色情结始终如一:这片林子就是我们的命根子

时间:2017-08-06来源: 网络整理 作者:时代生活资讯-城市生活资讯-最新门户资讯点击:
北晚新视觉网_北京晚报官方网站 北晚新视觉网是北京晚报主办的网上新媒体,是北京晚报的在线互动平台。网站立足北京,每日提供丰富视觉资讯;同时提供新闻、历史

创业难,守业更难。在生态脆弱的塞罕坝,一点火星、一场虫灾、片刻大意,都可能让这个生态家园毁于一旦。“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。”但塞罕坝人绝不会躺在前人的功劳簿上高枕无忧,“三分造,七分管”的理念,深入人心。在塞罕坝人眼中,草木无言,但有生命。防火、防虫、管护林木,塞罕坝人以心血浇灌苗木,用生命呵护生态,时时刻刻守护着这颗“华北绿宝石”。

塞罕坝人的绿色情结始终如一:这片林子就是我们的命根子

  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七星湖景区 新华社记者 王晓 摄

“这片林子就是我们的眼珠子,就是我们的命根子!”塞罕坝人如是说。

春去秋来,时序更替。塞罕坝的绿,多姿多彩。塞罕坝人的绿色情结,始终如一。

  人工瞭望和科技手段结合,24小时时刻守望

  “梦到发现着火点了,我一惊,赶紧从床上跳下来,嘭嘭嘭跑上楼,望了好几圈,发现没有,又回来继续睡。”

  ——防火瞭望员齐淑艳

塞罕坝的草木,越来越茂盛,可是,这也带来了“幸福的烦恼”。

林场的森林大多为人工针叶林,林下、路边蒿草茂密,可燃物多。而且塞罕坝风大物躁,森林连片分布,一旦发生火灾,极易“火烧连营”,后果不堪设想。防火,成为林场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登上海拔1940米的阴河林场大光顶子山,一座5层的瞭望楼出现在我们眼前,白色外墙上三个大字赫然在目——“望海楼”。

孤独地伫立在无垠林海之中的望海楼,是塞罕坝林场的制高点。它原本是瞭望火情的“望火楼”,因为林场人最怕火灾、最爱林海,后来就取名为望海楼。

46岁的刘军和47岁的齐淑艳是夫妻,自2006年起在望海楼扎下根来。两人都是防火瞭望员,吃住、工作都在这里。

每一年,从3月15日到6月15日,从9月15日到开始下大雪,是林场的防火紧要期。

夫妻两人在这期间异常忙碌。白天,每15分钟就得拿望远镜,向四面八方瞭望一次。夜晚也不能中断,每一小时得瞭望一次。每次瞭望结束,都得作好记录,并向场部报告。夫妻俩分工合作,轮流休息,一刻也不敢马虎。

通过长年累月的细心观察,刘军掌握了一套识别规律:“烟一般是上升状的,中间不断,顶部呈蓝色;雾是乳白色,会流动;沙尘暴是棕黑色,‘拧着劲儿’往前移动,速度快。”

防火设备需要有人维护,刘军夫妻俩即便在非防火期,也会留守在望海楼中。过冬之前,夫妻俩会提前备好冬季可能用到的药品,冰冻上足够的食物。到了冬季,大雪封山,积雪时常可达七八十厘米,最深处有一米五,望海楼便成了林海雪原中的“孤岛”。

刚来望海楼的时候,半年多见不到其他人,孤独和寂寞难以忍受。齐淑艳没事时就纳纳鞋底,找点事来排遣。实在忍不住了,就一个人躲到墙角悄悄哭一场。

然而,塞罕坝的魔力,会悄然改变和她亲近的每一个人。看着守护的树林越长越高,齐淑艳感觉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在一天天成长一样,她的心态越来越阳光:“尤其是到了秋天,林子里红、橙、黄、绿,有十几种颜色,真是可爱极了。”

夫妇俩对林子的感情越深,责任心越重。“有时候做梦都梦见这片林子。梦到发现着火点了,我一惊,赶紧从床上跳下来,嘭嘭嘭跑上楼,望了好几圈,发现没有,又回来继续睡。”齐淑艳说。

今年春季的一天,刘军在瞭望时,突然发现塞罕坝林场范围之外,有一处地方在冒烟,可能对森林构成威胁。他赶紧向总场防火指挥部报告。24小时待命的消防员们,紧急出动前往扑火。

在望海楼上,刘军一直紧紧盯着那个着火点,直到40分钟后,烟彻底消失了,他才放下望远镜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一年又一年的孤独和寂寞,可以让一个人消沉,也可以让一个人成长。工作之余,刘军2009年开始跟着电视节目,一笔一笔学画画。孤寂,将他生生逼成了一个“画家”。

现在,望海楼里挂满了他的作品,有雄鹰、草原、森林、雪景。一幅名为《守望》的画引人瞩目,画上是两只小猫,相互依偎,四只眼睛都圆鼓鼓地盯着前方。

“画的是你俩吗?”刘军回答,“呵呵,算是吧。”齐淑艳则说,胖的那只是她,瘦的那只是刘军,说完哈哈笑了起来。

刘军的父亲刘海云是“老坝上”,1958年到林场工作,当过饲养员、更夫、检查员,也曾经担任过防火瞭望员。“我和我父亲一样,听从林场的安排。把这片林子种好、管好、看好,这是我们不变的责任。”刘军说。

刘军夫妇俩24岁的儿子刘志钢,已在塞罕坝林场当了4年扑火队员,是一名“林三代”。每到防火紧要期,父母和其他瞭望员在山上日夜瞭望,他在山下训练待命。一旦瞭望到火情,他将第一时间赶往现场。

刘军夫妇的瞭望半径约有20公里。如今,在塞罕坝林场,共设有9座瞭望塔,其中有8座是夫妻两人共同坚守的,瞭望范围基本覆盖了112万亩林海。

除了人眼,还有“天眼”。近几年,林场不断加强森林火灾防控的信息化建设,安装了林火视频监测系统、红外探火雷达、雷电预警监测系统,形成了一个严密的先进监测网络。

“不过,探测系统的覆盖面不能达到百分之百,无法百分之百迅速准确地识别着火点,瞭望员仍然非常关键,有助于及时发现火情,保证扑火队伍快速到达现场。”塞罕坝林场防火办主任吴松说。

建场55年,两万个日日夜夜,塞罕坝人睁大眼睛日夜守望,防微杜渐,林场没有发生一起森林火灾。

  科学防治病虫害,同时促进森林形成自控机制

  “每天凌晨两点多起床,3点到达防治作业地块,天还黝黑一片就打着手电加油、加药、调试防治机器。一干就是半个多月。”

  ——“森林医生”国志锋

在林场,病虫害的防治也是天大的事。森防工作者被称为“森林医生”,森林离了他们,就像人们没有医生一样。

从林场总场的森防站,到分场的森防股,再到更基层的测报员,在防虫期到来之前,就会对病虫害可能暴发的地点、发生面积、虫口密度、危害程度等,做大量的调查和分析。

他们捕来不同种类、不同成长期的害虫,然后用不同品种、浓度的药品分别喷洒,记录其死亡时间,探寻出最佳防治时机和药品。

塞罕坝林场采用的防治方法,主要有喷烟防治、喷雾防治、飞机防治、物理防治、天敌防治、毒饵诱杀等。因虫施策,根据有害生物种类,采用不同招法。

由于林场成林树木高大,常规喷雾已经够不着有害生物,喷烟防治成为塞罕坝人最常用的方式。喷烟防治受到天气条件限制,在凌晨或傍晚时分效果最好。

“防治病虫害的时候,我们每天凌晨两点多起床,3点到达防治作业地块,天还黝黑一片就打着手电加油、加药、调试机器。4点天刚发白,就开始防治作业。”塞罕坝林场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站长国志锋介绍。

国志锋说:“大家直到晚上8点多才下山,技术人员将工人送到家,安排好一切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。就这样每天超过18小时地连轴转,一干就是半个多月。”

有一年,松毛虫大举来袭,塞罕坝林场40多万亩林地受灾。严重到什么程度?有的树上密密麻麻全是虫,多的一棵树虫子能过万只。站在树下,能听到虫吃树叶时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森防站工作人员和工人们紧急上山灭虫,共出动130余人。队员们身穿厚重的防护服,戴着双层口罩和防毒面具,奔赴受灾较重的4个林场。

经过40多天夜以继日的奋战,松毛虫最终败下阵去。“人虫大战”结束时,大家都感觉脱了一层皮。

苦,从来不会白吃。塞罕坝林场的病虫害成灾率,始终保持在千分之二以内。这个数据,稳稳处于河北省林业厅划的“成灾率不高于千分之三点三”的红线之内。

防治理念和技术还在不断进步。近几年,塞罕坝林场在防治病虫害的同时,更加注重生态环境保护。“自控机制”“生态平衡”成为关键词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