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7dev.net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新闻 > 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时间:2017-07-27来源: 网络整理 作者:时代生活资讯-城市生活资讯-最新门户资讯点击: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1、现在的中国说唱重镇在西南,以说唱会馆为代表的川渝地区汇集了最优秀的说唱力量。从这里走出的谢帝凭借《老子明天不上班》成为第一个被中国大众熟悉的地下歌手。“(四川地区)这边生活节奏没那么快,压力也没那么大,”NASA俱乐部老板洛桑如是说。

2、国内第一个说唱组合、国内首张说唱专辑、国内音乐节第一次设立hip-hop舞台……说唱圈的很多早年大事都发生在北京,那时说唱在此“不再是小圈子里玩一玩的事了”。2015年,说唱组合阴三儿上了文化部“黑名单”,组合解散,北京说唱圈的光辉不再。

3、“说唱歌手渴望成功,只要精神正,我们不会排斥是怎么从地下走向主流的,”90后说唱歌手王以太说出了很多rapper的心声。随着商业和资本的加入,越来越多说唱歌手选择签约唱片公司,比如谢帝、Higher Brothers和红花会。
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设计图片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马小西 责编/陈四郎)

“有freestyle吗?”这句话,点燃了2017年的。

最先得益的自然是地下音乐人们。挟裹着巨大的人气,说唱歌手TT在微博发动态表示“我之后微博可能会发些广告了”——这一声招呼换来超过1万6千条评论、5万多个点赞。仅仅两个月前,早被视为说唱圈一线歌手的他,一条微博的评论也还只有平均几百条。而通过综艺节目《明日之子》走红的说唱选手马伯骞一周内狂涨了6万粉丝,另一位周震南则涨了3万。

跟随粉丝增长而来的,是偶像歌手级别的待遇。在上周六“商务说唱”孙八一被复活之前,他与钧泽的早先一战败北,让双方粉丝在各类社交平台上“打”成一团:孙八一的粉丝组团攻击钧泽“背后有枪手”、“作秀”,钧泽的粉丝则吐槽孙八一“土气”、“丑”。最终以钧泽经纪公司的一纸声明暂时平息事态。

这场声势浩大又始料未及的走红,对中国的说唱歌手们来说多少有些姿势尴尬。Hip-hop火了,但是仍有大批的观众连“说唱”与“喊麦”有什么区别都搞不清楚,至于“hip-hop包括了涂鸦、街舞、B-box以及DJ打碟诸多分支,说唱只是其中之一“这样的基本概念亦无人关心。

“中国的嘻哈到底是什么样?”当我们带着这个问题走遍北京、成都、广州等几个说唱“重地”的时候,几乎所有rapper都用明显嫌恶但又尽量保持礼貌的语气说,最好还是不要用“嘻哈”这个词吧。

“‘嘻哈’就是一个特别傻的,来自台湾的翻译,hip-hop一点都不嘻哈,黑人音乐源于痛苦,哪能嘻嘻哈哈?”说唱歌手KAFE.HU说。同样,说唱会馆成员TY在微博上说:“除了台湾朋友,一切说hip-hop为‘嘻哈’的均被我视为敌人。” 语调傲慢,不容误读。

中国有hip-hop,但不是在电视上。

中国说唱17年:地下音乐的征战与沉浮

时光回到千禧年,中国hip-hop发轫之处。

“没有,就没有中文说唱,”80后音乐制作人卡斯认为,这句话不是夸奖也不是夸张,只是一种客观评价。

2000年,北京人王波认识了在五道口当酒吧DJ的美国人郑孑,而后相继结识了加拿大华裔马克,和另外一个有爱尔兰血统的美国人贺忠。他们组成了国内第一个说唱组合:隐藏。

王波是那时地下说唱的绝对领军人物:从2002年到2004年,他参加了刚被引入中国的Iron Mic说唱比赛,并三次蝉联全国冠军。
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隐藏组合的《为人民服务》是国内第一正意义上的说唱专辑

2003年,王波及组合获得了京文唱片的合约,专辑《为人民服务》面世——这是国内第一张纯粹意义上的说唱专辑。京文唱片花了很大的功夫对他们进行包装,从策划、发行、打榜、封面都精心策划。当年隐藏组合参加了主流音乐颁奖盛典,与他们同台的是、等一众流行大咖。

这大概是国内hip-hop地下音乐人第一次如此接近主流乐坛。

正当乐迷们以为hip-hop在欧美的主流地位能够复刻到中国时,国内唱片行业迎来了寒冬。当年的专辑《冷酷到底》卖出了145万张——这几乎已经是中国流行音乐辉煌十年的句点了。流行音乐被盗版打击得千疮百孔,更何况是小众门类的说唱。

出专辑之路或明或暗地受阻后,音乐人将重心转向了建立北京的hip-hop线下派对场景。

2004年开始,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六,由隐藏参与组建的hip-hop品牌Section 6都会举办主题派对,把全城热爱说唱的年轻人聚集到一起。在这里,他们或蹲或站,一打招呼,满嘴的俚语,搭配规矩的见面手势。有人即兴说唱,有人当街起舞,可以说,这个乌托邦式的hip-hop派对培养了后来很多优秀的说唱歌手——阴三儿的三位成员就曾在这里享受着街边扎堆的乐趣。
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在一段时间,北京有固定的hip-hop主题派对

如同美国的说唱音乐以地域区分派系,当京城说唱圈初具规模的时候,成都、广州等地也开始出现了类似的地下群体。

来自成都的老熊写了第一首四川话说唱歌曲《South High》,并成立了说唱团体“BIG ZOO”——这个团体也是如今大名鼎鼎的“说唱会馆”的前身。而作为国内用四川方言玩说唱的第一人,老熊的风格也影响了后来的年轻歌手:那时候找他讨教的厂区小子谢帝,后来凭借《中国好歌曲》(在线观看)一夜成名,把四川话rap搬上央视舞台。

同时期的广州,粤语说唱的气候也正在形成。2003年,肥宝组建了广州本土说唱团体Dumdue(噔哚),2006年演变为“精气神”,是目前广州最大的说唱团体。
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精气神部分团体成员(左起):DJ-Edi肥轩、肥宝KidGod、瘦恒Soulhan

北京说唱歌手小老虎第一次有了“说唱不再是小圈子里大家玩一玩的事儿了”这种感觉,是在看了2008年阴三儿的那场标志性演出之后。当时这个北京说唱组合他们的首张唱片《未知艺术家》在位于北京鼓楼东大街的MAO live house举办首场会,打破了这个地方的票房纪录——之前的纪录保持者是摇滚乐队新裤子。

但歌迷们的狂欢还是来得太早了,中国说唱还是没有抵过七年之痒。

2015年,阴三儿再次出现在主流媒体的报道中,只不过这一次,内容不再是他们某场演出的火爆场面,而是被文化部封杀的消息。那年8月,他们所有在网上能搜到的歌曲,几乎都上了文化部公布的“黑名单”,被严令下架。
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阴三儿曾经代表了地下说唱圈的兴盛景象

后来,阴三儿解散了;再后来,MAO因负担不了高涨的房租关门停业。

两周前,前阴三儿成员然原本在北京有个专场演出,却在前一晚被临时叫停——尽管之前的海报上已经婉转地写着“专场”。

Hip-hop南袭 “双城”崛起:“总要有人做出牺牲”

如今的国内说唱圈,早已不再是北京的天下。

“就像你小时候玩跳皮筋一样,总要有人来撑皮筋,如果没人愿意牺牲,那还玩什么。”这话从老熊嘴里说出来,意味深长。

2009年,他和朋友一起成立说唱会馆的时候,川渝地区的说唱还在被北方“碾压”的状态下缓缓生长。直到2013年,他因理念不合而退出,南方的说唱势力依然没实现真正的“逆袭”。

但现在,以说唱会馆为代表的西南地区说唱已经成为全国最优秀的说唱力量。

忘了吴亦凡的freestyle吧!解锁中国说唱的地下江湖

来自说唱会馆的Higher Brothers是中国说唱走向世界的开始

上个月,签约美国唱片公司CMG刚满半年的Higher Brothers全球发行了自己首张正式专辑《Black Cab》,来自成都的四个男孩马思唯、Dz、Psy.P、Melo成为了川渝说唱的骄傲,打响了中国说唱走向世界的第一枪。

在此之前,南派“逆袭”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,2014年,说唱会馆成员谢帝凭一首《老子明天不上班》杀进《中国好歌曲》全国四强,成为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被大众熟悉的地下说唱歌手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